Tag标签
  • 传统
  • 图文
  • 卡片
全部文章

课时费退还“欠好琢磨”

教育

  为了能赢在起跑线上,很多家长不惜重金为孩子报名参加各类校外教育培训。但在学习过程中,培训机构突然关门停业、孩子或家长对培训情况不满意欲中途退出等情况时有发生,由此带来的“退费难”成了家长们的糟心事。

  “今年5月,在琴行搞赠课活动的时候,为孩子提前预交了明年学琴的费用总计4000元,加上赠课共48节课。10月份,因琴行拖欠老师工资,导致正常的教学无法开展,家长们开始要求退还预交的明年课时费。但是,琴行负责人却用前几年搞活动的赠课来抵消部分明年课时费,这种算法我们不能接受。”市民韩女士对记者说。

  韩女士说的钢琴培训机构位于李沧区某商业综合体内,两年前开始招收小学生学习钢琴。韩女士的孩子在这里学琴已有两年半时间。韩女士介绍,在这里学琴每节课的费用是100元,每周上课1-2节,学生有130人之多。每年琴行在儿童节前夕或店庆期间都会推出赠课活动,吸引家长预交来年的学琴费用。

  今年“六一”前夕,韩女士在琴行搞赠课活动时为孩子预交了2020年度学琴费用。在韩女士提供的收据上,记者看到,缴费数额4000元,课时数量40节,单价是每节100元,另外赠送8节课,全年共计48节课。“今年10月初,琴行因为拖欠老师工资,开始停课。家长们要求退款,但在计算退款金额时,琴行负责人将前几年的赠课算进课时数里,费用从预交的2020年课时费内扣除。”韩女士说,两年多来,琴行累计赠课18节,这样算来,她能收到的退费金额就只剩2200元。对于这种算法,130多位孩子家长难以接受。

  该琴行教学停摆由拖欠教师工资引起,具体情况如何?记者联系到一位曾在此就职的钢琴教师。据她介绍,琴行欠薪从今年7月份就开始了,9月份的工资完全没有下发。无奈之下,6名老师选择了以“罢课”来维护自身权益。

  记者了解到,退费风波发生后,李沧区教体局于10月下旬对该琴行下达了检查监督意见书。其中提出两条整改意见:1、严禁开展培训业务;2、如果要进行培训,须先到审批局进行审批。原来,该琴行开展培训业务没有进行审批备案。

  记者近日来到该琴行实地探访,发现已经人去楼空,教室内的钢琴等教具均已搬走。显然,培训业务已处于停止状态,但家长的退费诉求依然没有结果。

  “两年前,孩子一岁的时候开始在此上早教课,当时花费了17000多元买课,包括赠课在内总课时数为105节。现在孩子3岁了,已经进入幼儿园学习,不需要再进早教班,但当时买的早教课还有50多节没上。今年10月中旬,我们向早教中心提出退费,被工作人员断然拒绝。”市民孙先生向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遇到的退费难题。

  记者了解到,2017年上半年,孙先生为孩子报名早教班的时候,与这家早教中心签订了合同。合同约定截止时间是2019年11月份。孙先生向记者出示了当年报名时的合同。在合同末页下端标明:课程进行超过三分之一,不予退费。“签合同时,工作人员没有讲明此事。不仔细看,这行字很容易忽略。”孙先生对合同提出质疑。

  之后,早教中心的退款态度有了转变,答应退还一部分,但不能按照105节课计算退费,要按其他课时包退费,金额少于孙先生的预期。

  各类校外教育培训机构,虽属教育产业,但更是商业企业,其经营行为须符合市场规则,合法运作,诚信经营。任何利用商业手段侵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都要承担法律责任。依法、依规对其进行监管必不可少。

  在没有获得审批,即不具有教育培训资格的前提下,一家商业企业竟开展教育培训业务达两年之久,进而出现中途停业、退费风波等问题,监管的缺位显而易见。

  今年3月,山东省印发了《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就严格审批登记、规范培训行为、强化日常监管等六个方面作出进一步明确规定。相关部门应用好法律、制度利剑,履行监管职责,规范教育培训机构行为,切实维护消费者权益。

  除了纪委,这些单位也有权进行问责说到问责,很多人第一反应就会想:“这是纪委的事儿”。然而,问责真就只是纪委的事儿吗?当然不是!…【详细】

  2020年考研今起预报名 这些信息考生要注意对广大考生而言,网上报名是参加考研的起始点。那么,为何要在正式报名前设置预报名、二者有何区别?在填报报名信息时,考生又该注意些什么?…【详细】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本站文章于2019-11-26 19:57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课时费退还“欠好琢磨” 教育